耽美小说 > 其他类型 > 野玫瑰(1V1 西方罗曼) > Chapter35玛拉 i52yz w.c om

Chapter35玛拉 i52yz w.c om

    这样的异域风情对薇洛而言太过惊世骇俗,这绝不可能是真实发生的事,一定是她在做噩梦……
    可问题是,一个像她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梦得见这个?就算让她去想破脑袋她都想不到天底下还能有这种事。
    所以,阿莱西奥他就是那么做了,真真切切地那么做了。
    他的嘴唇就像活生生的火焰,它覆在她最敏感最娇嫩的所在,用柔软而潮湿的舌尖轻柔地打开她,就仿佛她是一块融化的黄油般,绕着她快乐的中心旋转,一阵令人几乎承受不住的欢愉浪潮疯狂地涌过全身,好一会儿,她的脑海中都只有一片片的空白,根本无法思考什么。
    直到她听见自己细微的声音。
    她实在被他吓得不轻,一缓过神来便想要逃开这完全超出了她认知的罪恶折磨,但她的身体本能却背叛了她,只想将自己尽可能向他送过去,迎合他,让这一切将她彻底摧毁。
    她默默闭上眼睛,仿佛希望可以这样逃离罪恶,然后她几乎可怜地对他开口:“你不该这样做……求你了……”
    可阿莱西奥却并没有因为她喘不过气来的恳求而停下,正相反,他很喜欢她这个模样,每次他一看到她无力地抗议,心中就有种奇怪的满足感。他随着她激烈的反应,一再增加力道与速度,用难以忍受的快感折磨她,她无法呼吸,心跳得几近爆炸。
    她的双手来到了他的肩膀上,试图把他远远地推开,而作为回应,他将她的腿抱得更紧,让她保持不动。
    他的嘴唇紧紧地围着那秘密的地方,他吮吸着,用他的技巧,再次把她带到了崩溃的边缘。
    “不行……”她喘着气,疯狂摇头抵抗着那涌上心头的强烈情感,“阿莱西奥,上帝保佑,你必须停下……”
    他的名字十分自然地从她口中流出,连她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他因为怔愣,倒是确实停了下来,颇为大方地给予了她几秒的喘息之机。
    他总是有些搞不清楚她究竟是不是故意的,在这种时候无意识地叫出他的名字,对他来说,大约是个这世间最甜蜜的鼓舞了。
    他深深地注视着她雾蒙蒙的双眼,感受着内中强烈的羞耻,嘴唇翘了翘,声音轻柔地对她道:“就算那是全知全能的上帝,我也恳求你别把祂带到我们的床上来,会让我觉得有双眼睛在偷窥,亲爱的,现在只有我在这里,你只需要听我的,享受它,别去考虑太多,就只是享受它就好了。”
    他们谁也没有再移开目光,然后,他便以这样四目相接的状态,再度伸出了他殷红的舌尖。更多类似文章:po18ts.com
    这样的画面实在太过刺激,她的大脑沸腾一般地燃烧,她闭上眼睛,身体与灵魂一同战栗。
    她崩溃了,几乎被瞬间碎裂成了一千块,但却没有任何的痛苦,只有无与伦比的快乐和满足,以及一种一切都对了的感觉。
    可是,这怎么可能是对的呢?这太亲密了,太多了……确实太多了……
    阿莱西奥支起了身体,凑上来拥住了失神的她,在她微微张开的嘴唇上吻了又吻,感觉到她的身体在他怀中仍在轻微地发着颤。
    “再说一次我的名字好不好?”
    他的声音带回了薇洛飘离的神志,使她重新组合在了一起。她无所适从地抿抿唇,但还是回应了他的要求,且尽可能地语气平静。
    “阿莱西奥?罗列里-迪-维戈莱诺。”
    他笑了:“好吧——你记得非常完整,简直是令我感动,那我顺便告诉你,我的中间名是弗朗切斯科,你可以补充进去。只要你不嫌麻烦,你一辈子都可以叫我全名。”
    薇洛的脸仍因为尴尬而发烫,但她还是被他无聊得抬起头来望向了他,神情里带着淡漠与讽刺。
    然而,她的冷若冰霜并没维持多久,这个该死的意大利人有一双更该死的漂亮眼睛,在这样的距离下,即便只是被他平静地凝视着,都足以让人一阵心慌意乱,更何况,他望向她的目光还总是那样的温柔缱绻。
    他轻轻地问她:“可是,我又应该叫你什么名字呢?你始终不肯告诉我。”
    意识仍不够清醒的她险些就要被他催眠,但她还是成功转移了她的目光。
    他有什么不知道的,也许是真的,也许是故意的,反正他总是不相信她。
    “玛拉。”薇洛道,“如果你希望的话,我叫玛拉。”
    阿莱西奥看着她,好一会儿都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玛拉,希伯来语中意为苦涩。
    当年摩西带着以色列人过了红海,在书珥的旷野走了三天才找到了水源,因为水苦,他们便称那处为玛拉……
    路得的婆婆拿俄米,失去了丈夫和儿子,穷苦不堪,后来回到了伯利恒,她对那里的妇女说,不要叫她拿俄米(甜),要叫她玛拉(苦),因为全能者使她受了大苦……
    “玛拉?”
    薇洛点了点头。
    是的,玛拉,就现在,也没有什么名字比这个更适合她了。
    他们两人吵吵闹闹的,到了现在,天已经完全亮了,整晚都没睡觉的薇洛愈发困倦,可此时仍紧抱着她的躯体却告诉她,他对她的欲望依旧强烈。而她也从第一天就知道,他这个人……很有耐力。
    她再也不可能去跟他说一些什么不想怀孕之类的蠢话了,她真的是疯了才会开始妄想这个人或许真的会大发慈悲地好好听她说点什么,甚至是稍稍在乎她的感受。
    她不过就是一件合他口味的玩具,一件他可以拿来或者舍弃的财产,在他的身边她并不存在任何的权利,她不能将他的施舍当做是她真正拥有的。
    就像是那个鹰与夜莺的寓言故事。
    她想,她难道不就是那只小夜莺么?她落入了比她强得多的人之手,不得不去往他带她去的任何地方。以她为餐,还是放她远走高飞,全凭他的心情。那只鹰说,与强者抗争是傻瓜,凌辱之外还要遭受痛苦。
    可她好像就总是要自寻痛苦。
    她并不希望自己睡觉的时间被他一直耽误下去,于是她直接抚摸着他的头发问:“你还在等什么?不继续吗?”
    圣父、圣子、圣灵……
    即便只是这样简单的根本谈不上什么挑逗意味的举动,带给他的感受都是那么的强烈。
    阿莱西奥深深地吸了口气,让自己思维放飞,能想什么就想什么,然后,也就不由得想起了她曾经那一大堆可笑的说要千方百计杀了他的话,其实杀他多简单啊,她要是愿意主动来爱他,他会主动献出自己的脖颈的。
    多么甜美的死亡方式。
    他抚摸着她单薄的后背,在她的额心落下轻轻一吻:“先睡觉吧……”
    “玛拉。”
    他犹豫了好一瞬,才终于将这个苦涩的名字念了出来。
    薇洛看着他的样子诧异得就仿佛今天才第一次认识他,但现在的情形也无法令她思考什么,他既然都跟她说了让她睡觉,她便很快就在他的抚摸中放下了沉重的眼皮,进入了梦乡。
    阿莱西奥静静地凝望她恬静的睡颜,自失地笑了笑。
    没关系,他真的很喜欢被她折磨,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只要不离开他——
    鹰与夜莺的故事出自于古希腊诗人赫西俄德的《工作与时日》。
新书推荐: 诱骗狐狸(H) 茉莉雨(炮友转正)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传说中的故乡(人外;克系恐怖) 清歌难越【男小三上位】 川禾1v1 露水与鱼[娱乐圈] 七零年代再嫁小叔子[穿书] 反派怀孕了,我的[快穿] 飞鸟与野犬